90后志愿者尹洪伦4年将8个患儿、20个学生带出大凉山

90后志愿者尹洪伦,4年时间将8个患儿、20个学生带出大凉山他为深山的孩子找到了新的人生

又是一年春来到。2020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。我们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。

孩子们在重庆上学期间,尹洪伦承担起了家长的角色。每隔几天,他就会和孩子们的班主任私下交流,除了了解孩子们的学习,还有各种生活细节。当然,孩子们遇到各种难题,也会找他。

之后,尹洪伦的志愿者工作重点发生了转移,“以前更多是给孩子们补课,后来转移到了为需要救助的孩子联系大病救助。”

北京市气象局官方微博截图

“我不想让善良的灵魂孤独前行……”2019年12月11日,一条信息迅速在微信“重庆医疗圈”内转发,并转发至全国医疗圈。

一年之计在于春。在新的一年里,让我们砥砺前行,奋力开拓,努力实现各项工作“开门红”!

这条信息是重医附一院肾内科主治医生万梓鸣在当日凌晨3:40发出的。这也是万梓鸣从医十多年来,第一次为了一个病人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文求助。文字不长,只是描写了自己与一个山村支教老师的认识过程:“我多次见证了他的义举,深知他没有多少积蓄,不想他为五斗米折腰,我以个人名义请大家慷慨解囊。”

转眼到了2016年底,尹洪伦的一个来自重庆永川的网友说,他把吉克的事情告诉了重医附一院耳鼻喉科的康厚墉医生,对方愿意为吉克看病。

2016年12月,尹洪伦带着吉克来到了重医附一院。康医生第一时间接诊了吉克,并顺利帮她做完了手术,“康医生和护士们都很好,专门帮忙安排了床位。”

站在重医附一院的大门口,尹洪伦摸摸安安的头,通过翻译细细地把和医生的沟通结果向安安的爸爸进行解释。安安的爸爸转过头,对着医院门诊的方向双手合十。

1月7日上午,29岁的山东小伙尹洪伦4年来第8次带着大凉山生病的孩子走进重医附一院。10岁的安安第一次来到城市,是为了和尹老师一起寻找安装人工耳蜗的希望。

万梓鸣和尹洪伦没见过几面。“瘦瘦的个子,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,带着坚毅的眼神,人有些内向……他的心里好像只有那些孩子,他自己很节俭很节俭,人也特别瘦。”这是尹洪伦留给万梓鸣的印象。

海上自卫队任务期限一年,海域限定在阿曼湾、阿拉伯海北部和曼德海峡东侧的公海。大约250名海上自卫队队员将在为期1个月左右的训练后前往中东,一艘可搭载直升机的护卫舰和一架反潜巡逻机将投入部署。

转眼间,近4年时间过去,尹洪伦搭建的生命之桥越来越多,共有8个不同疾病的凉山患儿,通过在重庆主城的多所医院的治疗,获得了新的生命。

1月7日中午,送走了安安一家的尹洪伦没有急着回凉山,而是在重庆寻找到临时的住所,再过两天,他要在重庆参加一个朋友的团年聚会,“要给她送一个特殊的礼物。”

尹洪伦的手机微信响起,打开一看,是17岁的衣合(化名),“尹老师,给安妈妈的视频我晚上录,我身份证找不到了,你记得我户口簿在哪吗?”微信里的“安妈妈”就是尹洪伦的这位朋友,“孩子们准备一起录一条短视频,跟她说新年快乐,也让她看看孩子们的近况,好放心。”每个月,“安妈妈”都会资助衣合和其他孩子的生活费用,帮助他们完成学业。

患病的父亲 600多位医护筹款10万帮他尽孝

2019年12月,尹洪伦第一次为了私事儿给万梓鸣发微信:“万医生,我爸爸的腰椎好像很严重,能不能麻烦您介绍一位医生帮忙看看。”万梓鸣很快帮忙联系了医生。经检查,尹洪伦父亲必须马上进行腰椎手术。

手术费用不菲,万梓鸣知道尹洪伦没有什么积蓄,经过两天多的思想斗争,他在深夜写下了那篇微博,“我看着他一路走来把所有都付出给了孩子,做着我们很多人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,却把家人留到了最后。”

12月11日的清晨,尹洪伦的微信和支付宝不断响起,一天之内,好几百位陌生人添加他的好友。“您好,我是重庆市中医院的医生,是万医生的朋友。”“您好,我是北京的一名医生,我很佩服你,请你加油。”“您好,我是万医生病人的妈妈,你很棒,你要加油!”伴随着鼓励语言而来的,是一笔又一笔的转账捐款。

日本政府消息人士13日说,政府最快2020年1月下半月向中东海域派遣海上自卫队,执行情报搜集和海域安全保障任务。此前日本共同社曾报道,日本政府预计会在23日的内阁会议上批准这一派遣草案。

2020年春节前,他还要回到凉山,“我要带3个村里的孩子回山东老家过年,让他们知道人生并不只是山里的样子。”(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)

据报道,菅义伟表示,日本为缓和中东局势,正在与包括美国和伊朗等各方进行沟通,“鲁哈尼总统访日的时候,也会作为外交努力的一部分与(鲁哈尼)广泛地交换意见”。

20个学生 他帮助他们在重庆找到求学之所

这个山村支教老师就是尹洪伦。2019年12月,尹洪伦的父亲因为腰椎问题住进了重医附一院骨科,面临数万元的手术费,尹洪伦没有开口向任何人求助。与他相识好几年的万梓鸣,实在不忍心看着这个小伙子难过,破例为他发出了第一条“求人”信息。

康厚墉也成了尹洪伦为孩子寻找到的第一座“生命之桥”。2018年,在康厚墉的介绍下,尹洪伦带着大凉山的另一个有眼部肿瘤且唇腭裂的孩子,在陆军军医大学大坪医院成功接受了眼球摘除手术,原本几万元的费用,最后只花了几千元,医院只收了必要的材料费,其余的大量费用全部减免。随后,这个孩子在重医附一院医生的帮助下,又到北京接受了唇腭裂手术。

2016年,在四川省凉山自治州美姑县马依村当志愿者的尹洪伦认识了10岁的彝族女孩吉克(化名)。吉克一只耳朵因为小时候中耳炎没有及时治疗,恶化为耳岛内肿瘤,听力受损,也不会说话。吉克的父亲去世了,妈妈也离她而去,只能和哥哥生活在一起。

此外,此次会谈,安倍将就日本拟派自卫队赴中东一事对鲁哈尼进行详细的说明,并寻求伊朗方面的理解。

“实在不用这样,您给我找了床位,还为爸爸联系了医生,我已经特别感激了。”看到了万梓鸣发的朋友圈,看着源源不断涌来的捐款,尹洪伦眼含热泪感谢万梓鸣。

2019年12月,尹洪伦第一次带着自己的父亲走进了同一所医院。这一次,来自全国的600多位医生护士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为他送来了希望——为尹洪伦的父亲筹款10万元进行腰椎手术,“我们不想让善良的灵魂孤独前行”。

8个患儿 他为他们找到新的“生命之桥”

“你这么多年为社会做的事情,是我们大家都应该做的,我们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做,但是你去了做了。”万梓鸣的话和这600多份善心,让尹洪伦感受到了“支持的力量”。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石亨 实习生 王兴元

现在,将要毕业的衣合被安排进了深圳的一家公司实习,而他的同学中还有好几个留在重庆主城实习。

“我的人生中遇到过很多好人,他们的理解与善良支持我前行,我希望更多人能帮助那些深山里的孩子。”爸爸手术出院后,尹洪伦接来了安安。

从2016年起,尹洪伦的人生和重庆有了越来越多的交集——在重庆期间,他的时间大多都是和大凉山的孩子们在主城各大医院里度过的。

尹洪伦记下一个又一个人的名字和捐款数额。两天时间,600多人(大多数都是医护人员),汇款数额超过了10万元。

17岁的衣合,是吉克的哥哥。2017年,在尹洪伦的联系下,衣合和其他19个来自美姑县的小伙伴,一起进入永川的重庆工业技师学院读书。

新的一年,贫困远去,幸福走来。从即日起,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将开辟“新春走基层”栏目,派出多路记者深入基层,到乡村、到社区、到工厂、到田野,聆听他们对小康和幸福的理解,感受他们对未来的期盼,记录他们的故事,见证他们的跨越……

除了微信,还有很多人直接用支付宝转来汇款,甚至都不说自己是谁。同时,万梓鸣也在陆续转来一笔又一笔汇款,那都是看到他微信的朋友,请他帮忙转交的。

两人相识于2018年3月,尹洪伦带着一个尿毒症的山村孩子到重医儿童医院医治,儿童医院帮他联系了万梓鸣,万梓鸣把孩子转院到重医附一院做了手术,却没收一分钱。自此,尹洪伦和万梓鸣熟悉起来。

此时,尹洪伦在美姑县马依村刚刚开始志愿者生涯,帮助吉克治好耳朵成了他第一个具体想要为这些山村孩子做的事。和村委会沟通后,尹洪伦带着吉克到了西昌,当地的医院没法手术;到了成都,可以手术的医院却迟迟没有床位。

Author Image
aeleader.com